Click to preview image Quisque dictum lobortis augue ut blandit dui suscipit sed 精鍊的感性世界,壯闊的藝術天地    蘇憲法 精鍊的感性世界,壯闊的藝術天地 蘇憲法

精鍊的感性世界,壯闊的藝術天地 蘇憲法

作者 
發佈於 藝術評論
閱讀 498 次數

精鍊的感性世界,壯闊的藝術天地---陳銀輝生平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所所長 蘇憲法

西方古典文化的瓦解是一種現象,這種現象是社會演化的一部份,藝術從淪於從屬地位到藝術家,可以自己當家做主、追求個人主義、表現自己,確實經歷了長期的奮門與突破:有些藝術家雖然身處現代主義(泛指)的思潮,卻仍擁抱在古典主義文化的懷抱中,有些藝術家卻能日新又新,創作出富有現代「特質」的作品,陳銀輝教授就屬於後者。


熱愛藝術,義無反顧
陳教授生於嘉義鹿草鄉,是典型的台灣農村子弟, 「儉約樸實」是老師的生活寫照,小時候的家庭環境造就了他一生為人處事及力爭上游的毅力。當年陳老師同時考上台大工學院土木工程系及師大美術系,他力排眾親友之議,而在家人支持下選擇了美術系,這在當年重工輕文的傳統觀念下是冒險不智的抉擇,但陳老師卻大膽的放棄了台大,藝術的魅力是何其誘人,卻也因此開啟了藝術界一代宗師的契機。

師大畢業兩年後,陳老師回母系擔任助教,四年後在廖繼春老師褔證下, 1961年與師母楊淑貞女士結婚,在當年任教職的待遇相當微薄,老師與師母沒錢租房子,便以美術系的倉庫為新房,兩坪大的空間,既是起居室、臥室,也是畫室,晚上睡覺的床板豎起後變成白天的畫架靠板, 「蒼天為被,大地為床」.此話形容陳老師伉儷雖不中亦不遠矣,然老師伉儷對於這樣的環境卻甘之如飴,因為若有愛意滿盈,屋陋亦是天堂,他們還笑稱他們家有超大的庭院一師大校園,而藝術的種籽就在此默默的抽出新芽。

春風化雨,愛的陽光撒向莘莘學子
師大美術系是藝術界的龍頭,陳老師自1957年至1995年在美術系服務近四十年,當年的「新芽」如今已經變成「大樹」。老師的藝術成就,其影響力不僅止於美術系的門生﹒更遍及校外藝術界的莘莘學子。每當憶及老師的教學點滴,便讓人深覺受教於他的門下是極其幸運的事:老師教導學生非堂認真、開放,不強迫學生依其畫風而能就學主特質加以引導:記得1970年他教我們大一素描時,班上 21名(全班42名,分甲、乙兩組上課)同學擠在舊美術大樓的狹小教室,老師總是一打鐘便進入教室, 直到下課才回辦公室休患,重要的是老師改畫是依照每位同學的畫法去改,而不是用他習慣的畫風、筆調與技法,這是大家都津津樂道、極為推崇的教學方式。而且老師平時雖給人一種沈默寡言之感,然與其暢談卻是幽默風趣、每每令人捧腹大笑,如沐春風。

五十至九十年代台灣的美術教育及創作環境中恰處於戰後美術發展的關鍵時期,而在此四十年當中,陳銀輝教授一直在全國最高的藝術學府扮演重要的推手,目前活躍於國內外的中青輩畫家、美術教育家大部份皆曾受教其門下。可見其對台灣美術界的貢獻:在這期間老師的創作亦不曾間斷,畫風從早期的「類印象時期」到目前的「物我交融」.渾然天成、自成一格的境界,及其所付出的心力、毅力、 定力,堪稱藝術界的典範。

老師待人寬厚、樸實、謙恭、與世無爭,談起陳銀輝老師,無論是師大退休的老教授,或是目前任教的年輕教授,莫不豎起大拇指一致推崇,這在「文人相輕」的社會裡是多麼不容易的事:而且獎掖後進一直不遺餘力,在美術系辦公室裡依舊可以見到多部十多年前寫著「陳銀輝老師捐贈」的幻燈機及錄影機。1995年退休時,更慨然捐出120萬的退休金,後來再捐80萬,共計新台幣200萬元成立「陳銀輝油畫創作獎學金」予師大美術系,做為一年一次的油畫大賽之獎金,以鼓勵母系學生努力創作;另捐款給「全國油畫學會」新台幣100萬元獎勵校外之年輕畫家,並捐款予慈濟醫院購置病床,其廣大開闊之胸襟、悲天憫人樂於助人之美德傳為佳話,這是一個窮苦出身,事業有成卻仍自奉甚儉、慷慨濟人之典範,吾輩當以陳老師之風骨效法之。

畫風壯闊,色彩迷人
要瞭解一個畫家的作品,需先瞭解他歷年作品風格的演變,陳老師在八0年代以後進入畫風最成熟的時期,這是理性與感性兼員的「半抽象繪畫風格」 (王秀雄教授語)。時至今日,感性似乎超越了理性,物象對其而言,只是寄託之媒介而已。色彩是繪畫表現最重要的元素,也是通過作品中強而有力的「線條」'色彩不能當做是偶發性的出現,或是「半遊牧式」的要素,它是被要求賦予一種更為突出的角色。老師作畫,已不受限於物象外形及固有色彩,而是依憑主觀賦予物象新的色彩,再以線條交錯其中,而色彩所堆疊出來的大片色面變化多端,厚塗薄擦,輔以中低彩度色塊包圍所呈現出來的「色彩效果」 .令人回味無窮。老師不但善用色彩,創造色彩,創作題材更是多元,舉凡風景、 動物、植物、靜物、人物皆能入畫,並將其自然融合於畫面,而且暗喻、自挪、嘲弄等後現代主義的思潮隱然於畫中出現。老師作畫的方式是將特定物進行分解(deconstruct)之後,再重新建構( reconstruct) ,這正好是後現代主義的創作精神。如200號大畫的「河口」.是老師最滿意的作品之一,他將女體與河道分解之後,再加以重新組合。紅色的兩個大色面為女性臀部象徵,中間白色色塊為河道,這種隱喻「性」的意涵將女體與風景巧妙結合成一幅絕妙佳構:女體自古以來極為畫家喜愛表現的題材,在陳老師的作品當中,可以發現將人物之曲線寄情於植物、動物、風景中,成了畫面帶動韻律、聯結色塊之重要元素,而這也造就了「陳銀輝式的繪畫風格」。這種風格,成了多位畫家學習的對象。

「陳銀輝風格」已經在畫壇佔有一席之地,而風格(style)則是一連串形式(form)的演進,陳教授是 經由超過半世紀在油畫創作的努力與實驗,才有今天的豐碩成果,並奠定在畫壇重量級的地位。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Facebook Like

Translate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Dutch English French German Hindi Indonesian Italian Japanese Korean Latvian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h Thai Vietnamese